我是h1

 

地址: 深圳湾科技生态园5栋D座1302室
客服电话:
4008400488
邮箱: bd@rainxn.com

墨客星球

友情链接

© 2019 深圳雨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粤ICP备1712320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

联系我们

最新文章

百度下线91和安卓市场渠道下线 ;上百项新冠肺炎临床试验申请注册 | 星球早报
百度下线91和安卓市场渠道下线
战疫情,远程办公工具能否让你找回工作的快乐?
战疫情,远程办公工具能否让你找回工作的快乐?
最服“新冠”期间的防疫标语,话糙理不糙!
最服“新冠”期间的防疫标语,话糙理不糙!
欧盟放弃在公共场所禁用面部识别技术;Facebook 赔偿5.5亿美元和解人脸识别侵权诉讼 | 星球早报
欧盟放弃在公共场所禁用面部识别技术;Facebook
微信测试订阅号付费功能;百度上榜全球AI五强
微信测试订阅号付费功能;百度上榜全球AI五强
荣耀小米因“​亿级像素”互怼;数据显示,微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荣耀小米因“​亿级像素”互怼;数据显示,微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开源软件的春天,来了

人工智能
2019年2月11日
浏览量
【摘要】:
开源软件的时代来了。

五年前,许多投资者都非常怀疑开源软件能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大多数人都认为红帽公司(Red Hat)代表了Snowflake算法,其他开源软件公司都无法像红帽公司这样在软件领域取得这么重要的成绩。

如今,我们也见证了行业内的重大事件:IBM 斥资320亿收购红帽公司(2014年红帽公司市值的3倍);Salesforce 也以65美元总价收购上市公司Mulesoft;MongoDB 现在估值40亿,Elastic 上市,市值达60亿,Cloudera 和Hortonworks 也宣布合并,市值将达40亿。此外,越来越多的优秀开源软件公司开始迅猛发展:Confluent, HashiCorp, DataBricks, Kong, Cockroach Labs 等。很多华尔街公司及私人投资者开始大笔投资这些开源软件公司,很明显,时机要来了。

所以,为什么曾经代表软件的高端技术如今成为朝圣之地?高端开源软件行业及其前景有很多根本的改变。

“open source”的图片搜索结果

从开源软件到开放核心到SaaS

最初的开源软件项目并不属于真正的商业,他们是针对闭源软件公司不公平的利润分配而进行的变革。微软,甲骨文,SAP等过去都征收软件专利使用费,那时顶级开发者还不相信他们在全球能位居前列。所以,从应用最广泛的软件组件(操作系统和数据库)开始,具有革新精神的研发人员通过合作(通常是不同步的)编写了大量优秀的软件。每个人不仅能公开看到软件,而且还能添加、优化软件。

软件最开始是由开发者研发,也是为研发者所用,这就意味着软件用户体验不是很友好。但是它运行良好,发展迅速,灵活性也比较高。这些特质开始为软件行业所知,10年后,Linux 成为第二大最受欢迎的操作系统(仅次于Windows); MySQL 也慢慢取代了Oracle的地位,深得好评。

初创企业开始为这些软件提供“企业级”的支持。红帽公司在Linux这场竞争中,脱颖而出,MySQL 成为数据库软件“龙头”。 这些商业模式有很明显的局限性。仅仅依靠支持服务很难变现软件,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的市场规模如此之大,业务模式也面临更多挑战,但仍有大规模的公司崛起。

Linux和MySQL的广泛应用为第二代开源公司奠定了基础——这一代的典范是Cloudera和Hordonworks. 这些开源项目和业务模式第一代的根本区别体现在两方面。首先,这些软件主要是在现有公司内开发的,而不是由大量毫无相关的社区开发的。(比如Headoop, 是在雅虎公司内部开发的)。其次,这些业务是基于这样一种模式:项目中只有部分软件是免费的,因此他们可以向客户收取使用部分软件的商业许可费。从商业的角度来讲这些软件专门为企业使用而研发,因此更容易变现。因此,这些公司有能力获得更多的收入,即使他们产品的市场没有操作系统和数据库那么有吸引力。

然而,第二代开放源码业务模式也有漏洞。首先,没有一家公司在软件上拥有“道德权威”,竞争对手通过增加部分免费软件来赚取利润。第二,这些公司经常为了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而阻止软件的发展。更糟糕的是,这些业务模式并没有考虑云服务。因此,云提供商能够使用开源软件创建具有相同软件基础的SaaS业务。亚马逊的电子病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具有创新精神的研发者了解到前两代业务模式面临的挑战后,新一轮的开源软件公司革命也开始了,改革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第一,开源软件现在主要是在业务范围内开发的。通常,这些项目中90%以上的代码是由商业化软件公司的员工所编写。其次,这些企业从很早就开始将自己的软件作为云服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企业是开放式核心/云服务混合型企业,有多种途径变现其产品。通过将这些产品作为SaaS服务,这些企业可以将开源软件与商业软件结合在一起,这样客户就无需担心他们应该获得哪种许可。 像Elastic、Mongo和Confluent这样的公司,以及像Elastic Cloud、Confluent Cloud和MongoDB Atlas这样的服务,都是第3代变革的例子。这一演变的意义在于,开源软件公司现在有机会成为软件基础设施的主导商业模式。

“open source”的图片搜索结果

社区的作用

虽然这些进行第三代变革的公司的产品会受到东道国公司的严格控制,但开源社区在开源项目的创建和发展中仍然发挥着关键作用。一方面,社区始终发现了最创新的和最重要的的项目。他们在Github上主导项目,下载软件并试用,同时宣传他们心目中较好的项目,这样其他人可以从优秀的的软件中受益。就像一篇好的博客文章或一条tweet病疯传,优秀的开源软件利用了网络效应。社区就是推广的来源。

社区最终也成为了这些项目的“产品经理”。它提出要改进和优化;指出了软件的缺点。用户的特征要求并不在产品需求文档中,而是在Github、评论区和黑客新闻中。而且,如果一个开源项目积极地响应社区,最终它会达到开发人员想要的特征和功能。

社区还充当开源软件的质量保证部门。它可以识别软件中的漏洞和缺点;积极地测试0.x版本;并向公司提供有可行性的反馈。

然而,社区并不像以前那样参与到软件项目的实际编码中。尽管相对于第一代和第二代公司来说,这是一个缺点,但它也是业务模式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之一。

研发人员的崛起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些开源项目的重要性与日俱增,研发人员也要意识到这一点。传统的闭源软件进军IT,将其作为自己的软件采购中心。虽然IT占据着一定市场,但是开源的真正客户是开发人员,他们经常会发现新的软件,然后下载软件,并将其集成到自己正在工作项目的原型版本之中。一旦受到开源软件“感染”,这些项目就会顺利地走过公司的开发周期,从设计到原型设计,到开发,到集成和测试,到调试,最后生产。当开源软件投入生产时,它几乎无法取代。从根本上来讲,软件永远不会被“出售”;那些更看好这些软件的开发人员会使用这些软件,因为他们会发现并自己使用这些软件,而不是根据执行决策而成为这些软件的奴隶。
换句话说,开源软件通过到真正的专家得以广泛应用开来,任何普通人都能接触到这个软件,这在历史上是从未出现的。开发人员基本上都是避而远之。这与软件的传统销售方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开源软件的商业模式

开源公司因此而产生的业务模式看起来与传统的软件业务模式大不相同。首先,收入线是不同的。与开源软件公司相比,一家闭源代码软件公司每款软件收取的费用通常更高。即使在今天,对于理论上“免费”的软件,客户仍然有一定程度的抵制,不愿为每款软件支付高昂的价格。但是,尽管开源软件的单位成本较低,但它通过利用市场的弹性来弥补总的市场规模。价格便宜时,就会有更多的人买它。这就是为什么开源公司在实现产品市场适配时会有被公众迅速采用。

开源公司的另一个巨大优势是,它更高效,在市场上传播更快。第一个也是最明显的好处,用户在付钱之前就已经是“客户”。由于开源软件的最初使用大多来自开发人员有机地下载和使用该软件,因此公司本身往往可以绕过销售周期中的营销策略和概念验证阶段。推销词更倾向于:“像您这样的客户,已经有500个软件使用实例,您不想升级到企业版并获得这些附加功能吗?”客户会回答:“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意味着销售周期要更短,每个客户主管对销售工程师的要求更少,销售成本的回收期更快。事实上,在理想的情况下,开源公司可以在客户主管与系统工程师正常比率下运营,并且在一个季度内,可以从潜在的销售线索(SQL)过渡到完成订单。

从开源到免费增值

开源业务模式变化的最后一点,就是从真正的开源发展为到社区辅助型增值。如上所述,早期的开源项目利用社区作为软件库的关键贡献者。此外,即使是商业许可软件的一部分,也收到社区的显著回击。最近,社区和客户群对开放源代码业务模式有了更多的了解,并且对开源公司应该拥有一个“付费墙”这一观点予以赞赏,这样他们能够继续创造,创新。

事实上,从客户的角度来看,开源软件的两个价值体现在a)你会阅读编码;b)你把它当做免费的。免费增值的概念是,在软件投入生产或大规模运用之前,你基本上可以免费使用。像Elastic 和Cocokroach Labs这样的公司实际上已经开放了所有软件的采购,但对部分软件库申请了商业许可。其基本原理是,无论软件是开放的还是封闭的,真正的企业客户都会付费,如果能够阅读代码,他们更愿意使用商业软件。确实存在这样的风险:有人可能会读取代码,稍加修改,然后就可以实现分流。但在发达国家中——不管怎样,大部分租金都存在,企业公司不太可能选择将模仿者作为供应商。

推动这一进展的一个关键因素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要么接受最初接受软件许可,要么将自己的软件也申请现代软件许可。Mango新的许可证,还有Elastic 和Cocokroach Labs 的许可证就是很好的例子。与十年前Apache孵化的许可(这些许可通常是开源软件项目的起点)不同的是,这些许可对业务更为友好,而且大多数开源企业都采用它们。

未来

四年前,我们最初撰写这篇关于开源的文章时,我们满怀希望,相信标志性的开源公司终有一天会诞生。当时只有一个典范——红帽——我们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公司出现。今天,我们看到了一批运营良好的开源企业,令人兴奋不已。我相信,我们只是在揭开标志性公司的面纱,我们将会看到他们从开源基因库中脱颖而出。从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证明了这种业务模式效果极好。很明显,开源不再是软件的边缘方法。当全球顶尖公司接受调查时,很少有人想要让他们的核心软件系统成为开源以外的东西。如果《财富》5000转移到一个开源软件,我们将看到软件公司一副全新的面貌:龙头企业估值奖金数百亿美元。

显然,那一天不是明天。在未来10年里,这些开源公司需要发展成熟,需要开发他们的产品和壮大公司。但这一趋势是毋庸置疑的。

注:本文翻译自https://techcrunch.com/2019/01/12/how-open-source-software-took-over-the-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