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h1

 

地址: 深圳湾科技生态园5栋D座1302室
客服电话:
4008400488
邮箱: bd@rainxn.com

墨客星球

友情链接

© 2019 深圳雨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粤ICP备1712320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

联系我们

最新文章

马云称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苹果暂停收取30%的“苹果税”
马云称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苹果暂停收取30%的“苹果税”
印度政府宣布禁用118款中国App;台积电之后,美光也将断供华为
印度政府宣布禁用118款中国App;台积电之后,美光也将断供华为
TikTok交易或将推迟至11月份;华为最坏情况或退出手机市场
TikTok交易或将推迟至11月份;华为最坏情况或退出手机市场
字节跳动: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华为员工担心裁员!多名高管已离职! 星球日报
字节跳动: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华为员工担心裁员!多名高管已离职!
马云:全球化势头不可阻止;台积电宣布已制造超10亿颗7nm完好芯片 | 星球日报
马云:全球化势头不可阻止;台积电宣布已制造超10亿颗7nm完好芯片
董明珠称雷军:若他自己建厂来做 肯定做不过我;美国临时许可到期,华为手机安卓系统可能停更!
董明珠称雷军:若他自己建厂来做

创业遇上行业寒冬,该如何逆袭?

墨客星球
量天
2019年3月11日
浏览量
【摘要】:
执着的拼劲,让思必驰走过了寒冬,走到了今天。

2017年是人工智能概念被炒得最火热的一年,从那时开始,智能语音俨然已经成为新一代人机交互入口,走在了AI行业发展的前端,而其中表现最突出的就是科大讯飞。

之前墨客星球曾经介绍过这家公司,作为智能语音技术里的先锋,当时科大讯飞备受资本推崇。从2017年年初开始,股价涨幅一度超过100%,强势的表现使其一时之间被碰上了神坛。

然而这个领域里也并非科大讯飞一家独大,就像京东之于阿里、ofo之于摩拜、美团之于滴滴,每家企业后面都会紧紧跟着一个对标的竞争对象。或许他们从未彼此承认过,但在外人眼里,还是难免将他们做个比较。

对科大讯飞来说,这个对象就是思必驰。

1、剑桥创业

与科大讯飞的创始人刘庆峰一样,思必驰的创始人高始兴也是个学霸。但不同的是,如果说刘庆峰是后期被动从学霸转职到创业路线的话,那高始兴就是为了走创业路线才当了学霸。

早在2000年的时候,高始兴就搞起了第一次创业。当时互联网正在国内兴起,高始兴拿了一笔投资,开了家面向大学校园的电商公司。不过可惜他进的晚,没过多久就赶上了互联网泡沫破裂,一个没扛住,公司倒了。

不过高始兴郁闷归郁闷,也没气馁。既然行情不好,那不如就出国去看看世界,开拓一下视野。于是,高始兴跑到了英国剑桥大学商学院读起了硕士。

据高始兴后来回忆说,那段时间“课程安排很紧凑,压力也大,我平均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

虽然学习压力大,但高始兴偶尔还是会参加一些活动,有时甚至还会自己组织烧烤会、打乒乓球等,与同学联络下感情,认识下新朋友。其中,就有许多人后来成为了思必驰的创始元老,包括今天思必驰的首席科学家俞凯。

当时,俞凯已经在清华大学读完硕士,正在剑桥大学读语音博士。通过他,高始兴了解到智能语音技术,并发现其背后隐藏的巨大市场。

2007年,几个常聚在一起玩的年轻人有了共同创业的想法,于是在高始兴的带领下,思必驰在英国剑桥高新区成立。

 

2、寒冬中的坚守

高始兴的第二次创业,并不比第一次好上多少。

2008年,高始兴带着思必驰回中国发展,落户苏州。

最初,高始兴想的是将智能语音技术运用到教育领域。然而刚回国准备大展身手的思必驰,正好赶上了金融危机,投资机构变得谨慎,市场需求也不旺盛,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进入了寒冬。另一边,科大讯飞在这一年成功登陆A股中小板,开始进入上升期,一时风头无俩。

双重夹击之下,思必驰的发展变得十分缓慢。

不过比较幸运的是,那一年也是北京奥运会举办的一年。随着中外交流日益频繁,国内掀起了英语学习热潮。市场上开始出现各种做英语教育的APP以及网站,这正好对上了当时思必驰将语音技术运用到教育领域的理念。

于是,思必驰成了这些英语教育APP及网站背后的语音技术提供商,也算是有了能在寒冬中坚守下去的能力。

2011年,移动互联网迎来爆发期,市场规模突破千亿大关。同时出现的Siri等语音助手,让高始兴看到了语音对话平台的可能性。他敏锐察觉到语音交互将会是下一个风口,而这也会是思必驰崛起的机会。

但这时却出问题了,公司快没钱了。

思必驰作为一家技术型公司,尽管可以给一些教育行业提供服务,但始终缺乏有效的造血能力。当时,思必驰账面上的钱只够维持几个月的运营,不足以支撑它走上新道路。

高始兴左思右想,决定拼一把,他把房产拿去抵押准备融资,并承担了无限连带责任。这意味着,一旦失败,高始兴将承担巨大的债务。但当时在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带着公司拼命奔跑。

2012年初,思必驰获得了第一轮融资,金额数千万元,由联想之星、启迪创投和剑桥校友三方联投。

获得资金后,思必驰立马开始了新产品的研发。由于语音研究需要数据,所以高始兴到处去找合作伙伴,希望对方能将数据开放给思必驰。但思必驰当时只是一家小公司,很多人都以为高始兴是在搞传销,根本不想和他合作。

一次又一次的碰壁没有让高始兴灰心丧气,他后来说:“你是小公司,就要摆正自己,所有的用户都是上帝,优秀的人才也是上帝,我们要哄着上帝,希望他们加入我们,一块把这个事业做大。创业本身就是条曲折的路,前景有可能非常广阔,但是一路上会非常多的曲折。”

在高始兴的不懈努力下,思必驰终于赢得了客户的信任,打起了翻身之战。

 

3、时来运转

在后来许多次的演讲和采访中,包括高始兴在内的思必驰领导班子们都会说,2014年是思必驰最为重要的转型之年。

彼时,思必驰已经跨过了危险期,在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在前一年发布了新产品——对话工场,中国第一个以对话为核心能力的智能交互服务平台。

但奇怪的是,思必驰依然没有脱离发展缓慢的状态。用高始兴的话来说就是,“找不见创业公司该有的‘一根针捅破天’的冲劲”。

最后,高始兴再次做了一个在当时所有人看来都觉得很疯狂的决定,将公司的核心业务英语教育剥离出去,将所有财力、人力都投入到语音交互研发。

要知道,当时英语教育是思必驰最大的盈利点,将这个业务剥离出去,语音研发又没搞成,那可能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从事后结果来看,高始兴这个决定很正确。

2014年,智能手环、手表等智能可穿戴设备走红,智能硬件物联网开始兴起。高始兴认为,智能终端就会是物联网发展的重要方向,而语音交互将会成为其中重要的一部分。于是,高始兴果断让思必驰全面入局智能硬件物联网领域。

这一年,思必驰布局智能车载、智能机器人和智能家居三大业务线,成为中国率先突破“端到端”的人机对话技术公司,也是唯一一个只针对智能硬件物联网领域提供语音交互解决方案的公司。

2016年初,思必驰被阿里巴巴看好,在后者的参投下,获得近2亿元人民币融资。同年9月,获第三轮融资,并于次年实现收支平衡。

2018年6月,思必驰获得D轮5亿元人民币融资,由元禾控股、中国民生投资集团领投,深创投、富士康、联发科跟投,成为当年人工智能企业中最知名的独角兽公司之一。

 

结语

在过去的一篇报道中,曾有记者问过高始兴,如果没有创业,他会在做什么?

高始兴坚定地回答说:“我一定会创业,没有其他的路。”

正是这种执着的拼劲,让思必驰走过了寒冬,走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