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h1

 

地址: 深圳湾科技生态园5栋D座1302室
客服电话:
4008400488
邮箱: bd@rainxn.com

墨客星球

友情链接

© 2019 深圳雨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粤ICP备1712320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

联系我们

最新文章

iPhone 12疑再陷“信号门”;工信部原部长支持华为自建芯片厂
iPhone
毕马威:中国今年望成世界第一消费大国;微信朋友圈置顶直播功能遭网友吐槽
毕马威:中国今年望成世界第一消费大国;微信朋友圈置顶直播功能遭网友吐槽
谷歌遭美司法部反垄断诉讼;美团、飞猪被指数据“杀熟”
谷歌遭美司法部反垄断诉讼;美团、飞猪被指数据“杀熟”
继5G技术后,华为云在欧美或再遭封杀;我国首套矿用高可靠5G专网系统投运
继5G技术后,华为云在欧美或再遭封杀;我国首套矿用高可靠5G专网系统投运
马云称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苹果暂停收取30%的“苹果税”
马云称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苹果暂停收取30%的“苹果税”
印度政府宣布禁用118款中国App;台积电之后,美光也将断供华为
印度政府宣布禁用118款中国App;台积电之后,美光也将断供华为

优必选,如何成就中国首家人形机器人独角兽?

墨客星球
2019年3月12日
浏览量
【摘要】:
要坐得住冷板凳。

又一家估值超100亿美金的公司诞生了,而且这还是一家以人形机器人产品为核心的公司,旗下的Alpha以及Walker两款人形机器人甚至还先后两次登陆央视春晚。

近日,优必选获重庆两江战略基金C+轮投资,两江战略基金将持有优必选1.1%的股权。而在之前的报道中,优必选创始人周剑曾表示,C+轮融资后公司估值将高达100亿美元,未来预期3-5年间将提升至300-500亿美元。而且优必选也在筹备科创板上市。

相信很多人都关心,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结缘

据了解,周剑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但他之前的创业经历却与机器人行业完全不搭边。

1998年,周剑本科毕业于南京林业大学自动化专业,次年加入德国实木机械生产商迈克威力,四年后升任中国区经理,成了迈克威力历史上最年轻的中国大区经理,很快,周剑就攒下了100万的存款。

在2007年夏天,周剑果断辞了职,并在上海创立了一家木工机械公司。当年正好赶上美国的次贷危机,然而就在危机中,周剑发现了机会。次贷危机连带着中国外贸都跟着倒霉,大批外贸家具被退货,大多数人不敢接盘,但周剑敢。而就在这场交易中,周剑的购买的原价值几百万的家具升值到了3000多万。

到了2009年,周剑已经拥有了五家家具厂以及木工机械公司,身家超过5000多万了。

至于与机器人的结缘,网上流传版本基本是这样的,优必选做人形机器人其实源于2008年10月的一次日本展会之行,当时周剑看见了被誉为世界上最先进人形机器人的本田公司的ASIMO机器人,“当时ASIMO几乎和真人一样。”周剑深受触动。

周剑发现日本的机器人价格过高,一个普通机器人的价位也要几十万元人民币,其中ASIMO机器人当时还不对外出售,国内更是无从觅迹。尽管当时机器人行业的局面并不明朗,但回国后,这位南京林业大学毕业、此前仅在家具厂以及木工机械领域成功创业的创业者还是决心研发和制造中国自己的智能机器人。

“真正的人形机器人要三十年甚至到五十年才能真正实现商业化,但五到十年里,一些仿人类的机器人可能有机会进入家庭。机器人高成本、低普及的市场现状并非死水一潭,而蕴藏着非常巨大的机会。”后来,周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市场空白,只要成本能降下来,一旦量产,就一定会有人买单。

不过在当时,能够如此看好人形机器人市场的或许只有周剑自己了。实际上,当时国内整个机器人市场都没有得到资本的青睐,“看不透、看不懂”是投资经理们面对这类项目时的本能反应。另外再加上周剑本人一不是圈内人士,二无名校背景,想要拿到融资那就更难了。

没人投资,那就自己给自己投资呗。不过,周剑还是远远低估了做人形机器人的难度,周剑原以为花个大几百万就一定能够做出人形机器人,并实现商业化量产。但实际上,从2010年开始,周剑便已经到了靠卖房、卖车、卖股份来维持企业正常运营的阶段了。2012年年初,周剑已经由一个有车有房,身家超多5000万的土豪,变成了公司账面只剩下20多万、开一个月工资都不够的准创业失败者。

事后,周剑用“骑虎难下”形容当时这种不断败家的毫无退路的状态,“如果让我一上来就all in,我可能会打退堂鼓,但是我其实之前没想那么多,是一步一步一步陷入这个泥沼的,但是你不坚持,就前功尽弃了。”

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周剑从一开始就想要做消费级的人形机器人。即使是到现在,优必选早已经推出了商业级的Cruzr和Atris,在优必选看来这也仅仅只是中短期规划,长远的目标依然是要2C。

要想将人性机器人的价格降低下去,有一个门槛必须攻克。而这就是伺服舵机,这个零件是机器人的驱动技术的关键,包括机器人关节驱动、运动技术和控制运动算法。当时周剑的第一反应是去海外购买,但因为产量不大,日韩厂商一两百美金一个的报价根本砍不下来,而一台机器人则至少需要16或17个伺服舵机,再加上其他成本,一台机器人至少需要卖三万块才有利润,同时也存在产品适配问题。他们转而回国寻觅,但走访了几家深圳和东莞的舵机厂,发现大多数国内厂商都是依照国外提供的图纸做简单的生产制造,对里面的技术并不了解,而且不是机器人专用舵机,根本没法用。因此,早在2008年创业之初,周剑便选择了自己研发伺服舵机,不仅可以把成本降下来,还能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

周剑意识到,想继续做机器人,只有自己研发伺服舵机一条路。于是他把日本、韩国、瑞士的伺服舵机一一买回拆开研究,从结构、ID设计、电子设计到齿轮设计,一步一步做。

没想到一做就是五年。

就在2012年4月,公司资金即将耗尽之际,团队终于“差不多把伺服舵机做成型了”,周剑“稍微有了点信心”,在2012年3月31日那天成立了优必选公司。同年4月,第一台阿尔法机器人终于问世!

而该机器人最大的优势就是便宜,当时,法国最著名的人形机器人“脑”要卖到20多万,但优必选可以将成本控制在3000元以内,整机定价也不会超过5000。

不过,技术攻关虽然是完成了,产品虽然也出来了,但最开始,似乎也并没有投资人看好优必选,毕竟当时能看懂伺服舵机技术应用的人并不多,机器人的商业化场景也很不明晰。到2013年年底,他手上只剩下三千多块钱了。

峰回路转

在一个朋友的建议下,他参加了深圳高交会的一场风投路演,正是通过当时参会投资人的介绍,在之后某投资机构的投委会上,周剑遇到了他后来的天使投资人——比亚迪董事、深圳正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夏佐全。

周剑倾尽家财的创业让同样做企业出身的夏佐全很感慨,当时他虽然也想不清楚这个产品到底能干嘛,但是直觉告诉他把一个核心的技术做到成本很低,一定会找到一种方式进入我们的生活。于是,于是,正轩投资决定给优必选投资400万,而夏佐全本人又以个人的名义给优必选追投了400万。

拿了第一笔投资后,周剑召集了一两个人组建起销售团队,开始频繁地参加全国各地的展会,接触意向客户,并进行销售。在周剑看来,那时候无论是ASIMO,还是NAO,一是价格贵,二是没有形成正式销售,只有优必选一家是做消费级人形机器人并实现量产销售的,“这点是我们比较厉害的地方,所以走到哪里,不管卖不卖得动,至少别人愿意尝试跟我们合作。”

就在阿尔法机器人不断给以周剑信心的时候,周剑开始研发面向青少年市场的,类似乐高组件、可以创意搭建、逻辑编程的Jimu 机器人,这直接导致了后来他于2015年拿到了启明创投领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不久之后,优必选又拿到了来自科大讯飞的9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公司估值为3亿美金。2016年1月,鼎晖资本、深创投等联合投资以1亿美元入股,B轮估值10亿美元,优必选成为中国服务机器人行业唯一的“独角兽”。

而且令人意想不到的是,Jimu机器人由于正好符合苹果在提的STEAM教育的理念,这款机器人还帮优必选赢得了一个重要的国际伙伴——苹果。2016年7月开始,Jimu机器人的MeeBot系列和Animal Add-On套件系列在部分Apple Store零售店独家发售。苹果之后,优必选又陆续和亚马逊、迪士尼建立起合作。与国际大品牌的合作,让优必选确立自己的行业地位。

同样是在这一年,央视找到优必选,提出需要540台Alpha 1S机器人参与2017年的春晚表演,这场演出被周剑认为是一个契机,自此,优必选一炮而红,真正走入了国内大众的视野,优必选建立起了仅有产品根本无法推翻的城墙。并在春晚过后一月内卖出了两万多台机器人。11月优必选宣布获得4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投资方为腾讯,市场估值高达50亿美元。

2C为主,2B为辅

让机器人进入千家万户,开拓C端市场被优必选视为长期的核心目标。但近2-3年内,To B也是其重点深耕的市场。

2017年8月,优必选在2017WRC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发布智能云平台商用机器人产品Cruzr,并宣布量产。另外,18年10月份优必选还发布了智能巡检机器人ATRIS(安巡士)。而今年CES期间,其又展示了可开冰箱取饮料的新一代Walker人形机器人。

“目前人工智能机器人尚处于早期起步阶段,无论是计算机语音、视觉等人工智能技术,都还存在一定问题;其次机器人本体的成本过高,大规模产业化还需要时间。”周剑认为,To B端的机器人在某些垂直领域可以满足特定的需求,To B市场是机器人市场中的战略性入口。实际上,2018年,优必选透露其营收实现了几倍的增长,其中,TO B营收比例已超过三分之一,远超预期。

虽然在未来几年内,To B的应用也将会是服务机器人市场中的重要支撑,但周剑还是表示,从长远来说,优必选的核心目标是C端市场。

“我们相信,未来智能机器人会逐渐成为社会生活必需品,形成庞大的产业。这个市场未来的增长空间非常可观。”周光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