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h1

 

地址: 深圳湾科技生态园5栋D座1302室
客服电话:
4008400488
邮箱: bd@rainxn.com

墨客星球

友情链接

© 2019 深圳雨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粤ICP备1712320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

联系我们

最新文章

印度政府宣布禁用118款中国App;台积电之后,美光也将断供华为
印度政府宣布禁用118款中国App;台积电之后,美光也将断供华为
TikTok交易或将推迟至11月份;华为最坏情况或退出手机市场
TikTok交易或将推迟至11月份;华为最坏情况或退出手机市场
字节跳动: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华为员工担心裁员!多名高管已离职! 星球日报
字节跳动: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华为员工担心裁员!多名高管已离职!
马云:全球化势头不可阻止;台积电宣布已制造超10亿颗7nm完好芯片 | 星球日报
马云:全球化势头不可阻止;台积电宣布已制造超10亿颗7nm完好芯片
董明珠称雷军:若他自己建厂来做 肯定做不过我;美国临时许可到期,华为手机安卓系统可能停更!
董明珠称雷军:若他自己建厂来做
腾讯拟全资收购搜狗;华为印度或裁员60%-70%
腾讯拟全资收购搜狗;华为印度或裁员60%-70%

这条区块链存储公链号称“Super IPFS”,是大言不惭还是别具创新?

区块链
量天
2018年12月14日
浏览量
【摘要】:
尽管IPFS主网已经上线,但由于其激励层filecoin迟迟没有上线,IPFS始终未能普及。而就在这样的空档之下,国内却是出现了一大批类似的区块链存储公链项目(详情请见墨客星球专题《一文读懂IPFS生态》),其中就有一个名叫DIS的项目,号称“SuperIPFS”。SuperIPFS!是大言不惭还是真别有创新?DIS有什么底气相信自己可以在其他公链项目中突破重围?作为一家公链企业,在环境不利的情况

尽管IPFS主网已经上线,但由于其激励层filecoin迟迟没有上线,IPFS始终未能普及。而就在这样的空档之下,国内却是出现了一大批类似的区块链存储公链项目(详情请见墨客星球专题《一文读懂IPFS生态》),其中就有一个名叫DIS的项目,号称“Super IPFS”。

Super IPFS!是大言不惭还是真别有创新?DIS有什么底气相信自己可以在其他公链项目中突破重围?作为一家公链企业,在环境不利的情况下该如何发展?怎样才算一个好的公链项目?

对此,墨客星球近期特邀DIS中国区CEO江波来做客「墨客101」,并对其进行了独家采访。

这条区块链存储公链号称“Super IPFS”,是大言不惭还是别具创新?

 

——在IPFS和filecoin出来后,区块链存储行业瞬间变得非常火热。那么可以介绍一下最初你们是怎么接触到区块链存储这个行业的吗?

 

江波:我最开始是做矿机存储服务器的生产厂家,一个经销商,所以最早我是通过矿机接触到IPFS的。今年3月我第一次接触到IPFS,当你接触到这个行业时,你就会想去研究它。当时,所有人都以为IPFS会在6月上线,结果到了那时间它没有上,而且现在还在不断推迟。我就是从那时候,6月份开始决定做公链。其实之前也有这个意向要做,刚好当时遇到几个IPFS的从业者,所以达成了一起做公链的共识。

我们的团队有清华大学的杨峰教授,他曾写过一本书《对等资源发现技术研究》。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也可以买来研究一下。他现在还在学校任教,手底下也有很多区块链存储方面的专家。所以虽然我们从事区块链存储的时间不算长,但我们的技术团队一直在研究这个,所以我们对自己的技术还是有底气的。

(编者注:据悉,DIS项目研发时间为1年。其研发团队包括从事分布式存储领域18年研究并有专业著作的清华博士后杨峰教授,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后linux专家邢刚教授等。)

——Filecoin(IPFS官方激励层)于去年9月完成私募,但它的主网却迟迟没有上线,一直推到了2019年。DIS是基于IPFS设计的,在IPFS主网都没上线的情况下,为什么DIS公链会想要脱离IPFS先独自上线呢?

 

江波:IPFS确实是最近兴起的,但分布式存储本身并不是一个最近才提出的概念和技术。IPFS是一个互联网协议,而我们做的就只是基于IPFS这个协议开发出区块链公链。它和IPFS是相容的,并不存在时间上的冲突。

另外,DIS并不属于IPFS。为什么我要重新开发一条公链?第一是为了解决一些自身的问题,对于很多矿机经销商或者厂商来说,也需要自己想一些出路,这是整个行业现在的状态。第二,当你做着想要解决自身问题这件事的时候,你会想到去解决大家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最开始想做公链的初心。

最后就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做事业的,我们不可能一直等Filecoin上线,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这一件事上面。所以如果我们自己有能力,有机会去做自己的事业,我相信大家都会去做。

——和还没有普及的IPFS(原因之一是激励层Filecoin还没上线),或是目前国内其他公链相比,您觉得DIS的优势在哪里?

 

江波:我们的竞争对手其实不是IPFS和Filecoin,也不是现在国内的公链、私链或者联盟链,而是阿里云、百度云这些中心化存储。我们的目标是通过DIS做分布式存储的生态,与中心化存储竞争。现在我们的公链已经开发完成了,通过反复测试我们能确定,DIS至少能降低三分之二的存储成本。这是我们的优势。

(编者注:DIS计划12月20日正式上线,早于目前尚未明确上线时间的Filecoin,而这也是DIS的自信所在。)

这条区块链存储公链号称“Super IPFS”,是大言不惭还是别具创新?

 

——说到价格,有这么一种说法,说传统的中心化存储比如阿里云、百度云、腾讯之类的大公司,他们在购买时会得到一个比较有利的价格,可以把成本压低,但是新兴的做去中心化存储的小公司就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传统中心化存储可能反而要比去中心化存储成本低。对于这种说法你怎么看?

 

这个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市场调查数据。现在阿里云很火,网上也一直在报道阿里云的创业史,说十年间烧了多少多少钱。其实大家可以上网查一下数据,看它每年在存储费用、机房费用、建设费用等方面的成本。且不说用户支付的成本,就说阿里云本身维持运转花了多少成本。它的机房除了存储还有其他用处,存储收益只是其一。比如它还要做大数据计算,这也是我们将来会做的事。所以它的价格,对用户来说没有什么概念。

又比如搭建一个公司官网的成本,在阿里可能是1600块一年,在腾讯可能是1800块一年,然后在百度又是一个价格一年,没有一个定性。所以中心化存储的成本到底是高还是低?很难定义。但我们可以说一下为什么去中心化存储成本比传统存储低。

去中心化存储,首先面对的是路由穿透的问题。你到底是用家用机,还是用专业的服务器。如果你解决不了路由穿透的问题,那你每天机器就必须托管在机房,用专业宽带,那你的成本其实还是不低,因为你还要交托管费、宽带费、电费之类的。这其实就和中心化存储的成本没有什么区别了。

但DIS用了超级账本,那我们就可以解决家用矿机的问题。我们很快就会在官网上公示,所有家用机器,不管是从哪个厂家购买的,都可以加入DIS的网络生态,参加挖矿。

现在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家用宽带,但在我们回家之前,这个宽带其实都被浪费了。但我们的网络也能让家用机接入,这样我们就能为你免费提供宽带,用户需要支付的成本也就更低了。比如专业服务器,一般也就150瓦不到;家用机就更低了,大概就20瓦、30瓦或者50瓦。这样下来电费成本其实就没有多少了,你的宽带又是免费的,那么至少从能耗上来说,你的整个成本确实降低了。

——具体说到路由穿透,你们是怎么解决的呢?

 

江波:这个问题其实是我们在解决TPS问题的同时顺道解决的。大家都知道现在很多公链TPS不足,达不到我们想要的效果,当时我们就考虑这条链到底应该基于什么来开发?

当时最好的选择可能是以太坊和EOS,但只要是业内人士都明白,它们的TPS在实际运用上不适合我们。所以我们也挣扎了很长时间,但这个项目还是要做。

最后,我们找了超级账本。

刚开始很多人其实是持否定态度的,因为觉得超级账本有局限性。从事技术的人应该都知道,现在国内的银行都在用超级账本记账、转账。用了超级账本后,我们觉得这门技术可以,所以后面我们就通过超级账本想到了一些东西,推出了DIS。

而基于超级账本,正好又解决了路由穿透问题。

——当区块链存储公链做大以后,势必会有国家介入监管,这方面你们是怎么看?

 

江波:你要做存储,那你肯定要符合国家监管。你做不好,那无所谓。但如果你做大了,企业发展起来了,那肯定需要监管。你的存储如果没有监管,那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用超级账本,其实是为政府留下一个监管通道。

我们整个的存储内容,是可以用身份证明的,可以证明谁是上传者。有些碎片它存在于哪些服务器,政府都可以查得到。而且我们不会是自己监管,而是邀请政府来监管。

现在也有些人问,如果你做存储,里面有非法内容,那怎么解决?在经过所有超级节点和领导节点共识的情况下来删除非法账户在所有数据。

而且我们有一个身份互证,我们所有存储的接口都需要有身份识别,才能存储和查看。所以企业的机密信息也会得到有效保护,就算是我们也不能随便查看,所有的内容都是经过哈希加密的,只有发布者能够通过私钥提取。

——您觉得投资者在选择存储公链的时候,公链的好坏有什么评判标准?

 

江波:首先,你要先研究这个公链的技术,要研究它在白皮书里提到的技术可行性。其次,你要看它到底能不能服务于企业,是不是真正的生态存储。

如果那个公链是在自己的链上开发应用,让广大用户使用,然后再把这些存在自身服务器里,这其实是非常慢的。存储公链更应该做的是接口,是把企业现有的应用对接进来,而不是让他们来我们的链上开发应用。

当然目前我们主要做的是后端存储节点的布局,前段时间我们已经和全国最大的摄像头方案商技威时代做摄像头存储方案的对接,希望摄像头能够成为分布式存储落地的第一款存储类应用。在接下来在存储生态上,我们会对接更多有存储需求在企业,主要在方向在视频,网站,游戏等等。

所以选择存储公链,一定要选有人为存储买单的买单的存储公链,而不是接盘的公链。

——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创业者,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江波:我们希望大家在这个行业能真正地走出来,不是靠热点,靠热度去炒作,而是真正一步一个脚印,在这个熊市阶段做出一番事业。因为熊市其实是创业成本最低的时候,这也算是我给其他创业者的一个小小的建议吧。

————完————

 

附:IPFS生态全景图

这条区块链存储公链号称“Super IPFS”,是大言不惭还是别具创新?

活动预告:

这条区块链存储公链号称“Super IPFS”,是大言不惭还是别具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