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h1

 

地址: 深圳湾科技生态园5栋D座1302室
客服电话:
4008400488
邮箱: bd@rainxn.com

墨客星球

友情链接

© 2019 深圳雨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粤ICP备1712320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

联系我们

最新文章

腾讯拟全资收购搜狗;华为印度或裁员60%-70%
腾讯拟全资收购搜狗;华为印度或裁员60%-70%
美国考虑将字节跳动列入“实体清单” ;英国暗示华为5G禁令可能未来会被推翻| 星球日报
美国考虑将字节跳动列入“实体清单”
WeWork预计明年盈利,谷歌计划投资印度100亿
WeWork预计明年盈利,谷歌计划投资印度100亿
蓬佩奥称要禁止 TikTok 等中国应用程序;法国:不完全禁用华为 5G 设备,但建议 “不要尝试”
蓬佩奥称要禁止
都是求生存,神州租车卖股份,MIT下架AI数据集 | 星球日报
都是求生存,神州租车卖股份,MIT下架AI数据集
瑞幸陆正耀或参与造假,百度成立直播业务中台
瑞幸陆正耀或参与造假,百度成立直播业务中台

到底该不该换5G手机?

快讯
2019年12月3日
浏览量
【摘要】:

    当三大运营商于10月31日集体发布5G套餐之后,仅20天左右时间,全国5G套餐签约用户数就达到了87万!5G在中国的发展呈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加速度”。与此相应,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5G也成为茶余饭后讨论的一个热点话题。现在是不是可以放心地购入5G手机了,是他们眼下最关心的问题。为此,本期的《热点透视》将从5G手机的成熟度、价格、丰富度等多个维度分析,以期为消费者提供一个全方位的参考。

    5G手机成熟了吗?

    与网络在第一年同步

    按照移动通信行业发展的普遍规律,每一次移动通信技术的更新换代,终端的发展往往会滞后于网络。3G如此,4G也是如此。但是到了5G时代,情况却截然不同。

    “5G终端不仅仅是智能手机,更多的是各种类型的行业终端。目前看,5G消费类终端,基本与网络在第一年同步成熟。”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泰尔终端实验室主任魏然向《人民邮电》报记者表示,“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作为5G发展的两大主要驱动力,将为5G发展提供广阔的前景。”

    那么,5G消费类终端为何能够实现与网络同步成熟呢?答案在于其背后的驱动力十分强劲。第一,全球各国高度重视5G发展,纷纷出台了推动5G发展的国家级战略,设置了国家项目,加大资金投入;第二,全球主要国家加快推进5G商用进程;第三,全球各国积极推进5G频率规划与许可工作;第四,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有力地推动了包括终端、芯片在内的5G产业的成熟;第五,标准化工作发挥了重要的引领作用。

    

    当前,5G手机为中国整体手机市场引入了新的活力。来自中国信通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10月,中国市场5G手机单月出货量达到了249.4万部,前10个月5G手机总出货量为328.1部;2019年10月,中国市场推出的新款手机共计49款,而5G手机多达20款,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

    5G手机价格如何?

    最便宜需要3299元

    在目前已经上市的5G手机中,最便宜的机型分别是荣耀V30和联想Z6Pro,价格都是3299元。业界普遍认为,5G手机的价格将因为5GSoC芯片的增多而逐渐下降。

    5GSoC为何能够有效降低5G手机的价格?这就要从头说起了。

    SoC是SystemonChip的缩写,一般称为芯片级系统或者片上系统。和“芯片”的定义类似,SoC更强调的是一个整体。在集成电路领域,SoC定义如下:由多个具有特定功能的集成电路组合在一个芯片上形成的系统或产品,其中包含完整的硬件系统及其承载的嵌入式软件。

    在5G商用初期,市面上最早推出的5G手机,采用了4GSoC挂载5G调制解调器的解决方案,从外看起来就是两块芯片。对此,魏然指出:“这在当时是一种折中的方案,目的是将5G功能快速推向终端市场,使得消费者可以快速体验到5G业务。”5GSoC,则是把5G基带以及处理器集成在一起(而不是相互分离),在芯片面积、功耗方面都具有独特优势。

    5GSoC成为5G手机价格降低的“利器”,厂商正在加快步伐推出各自的产品。2018年9月6日,华为发布麒麟9905G芯片,被誉为全球首款旗舰5GSoC;随后,三星携手vivo在2019年11月中旬发布了Exynos980;联发科则于11月26日发布了天玑1000;高通骁龙7系5G移动平台也将是集成5G功能的SoC系统级芯片;紫光展讯预计在2020年推出5GSoC芯片……

    5G网络覆盖怎么样?

    北上广实现连片覆盖

    决定换不换手机,还要关注的一个重点问题就是5G网络建设情况。因为没有建设5G网络,或是还没建设成连续的5G网络,用户就算换了5G手机,也无法体验到良好的5G服务。

    目前,并不是全国都有5G信号。从三家运营商公布的5G商用城市来看,今年只有50个城市开通5G服务,明年才能增加至340个城市。目前开通5G服务的城市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南京、天津、武汉、济南、郑州、苏州、青岛、重庆、成都、宁波、温州、嘉兴、绍兴、东莞、佛山、中山、珠海、无锡、常州、南通、沈阳、长沙、大连、兰州、福州、石家庄、太原、西宁、西安、厦门、贵阳、雄安、呼和浩特、南宁、海口、哈尔滨、南昌、合肥、银川、昆明、长春、泉州、柳州、鹰潭、乌鲁木齐等。

    那么,开通5G服务的城市,5G网络建设得怎么样?目前,中国已经建设了11.3万个5G基站,预计年底能达到13万个,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已经能够实现部分地区连片覆盖。诸如,北京已经基本实现城区五环路以内、郊区重要区域室外及重点应用区域5G信号连续覆盖;而济南、贵阳等大部分城市只能实现热点地区5G信号覆盖,还无法实现主城区5G信号连续覆盖,5G真正实现大规模广覆盖建设,需要等到2020年。

    5G手机选择多吗?

    进网办新证的有23款,明年将规模上市

    “截至11月28日,进网办新证的5G手机达到了23款,其他5G终端为7款。”魏然介绍道,“5G终端的规模上市会考虑运营商的5G布网节奏以及手机芯片厂家的芯片研发进度。因此,预测5G终端规模上市将最早出现在2020年Q1,届时各大手机厂家将推出大量的5G手机新品,而消费者在2020年年中到年底左右购买5G手机时将拥有更多选择。”

    5G终端相比4G终端,有着很大的不同。

    第一,由于使用的通信技术不同,因此达到的传输效果也不同。5G通信技术具有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超可靠低延迟通信(URLLC)、大规模机器通信(mMTC)三个典型应用场景,目前商用的是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场景。

    在eMBB场景下,5G终端的带宽更大、上网速度更快。4G终端在最大20MHz频谱带宽下能够提供下行100Mbit/s与上行50Mbit/s的峰值速率。而5G终端的带宽可以达到100MHz,在该带宽下峰值速率可达10Gbit/s,这不仅比当前的有线互联网还要快,而且比4G终端的上网速度快100倍。“5G的高速率、超大带宽,使5G终端可以有更大的屏幕去观看更清晰的图像,增加更多的功能,完成更多的事情。”魏然强调。

    在URLLC场景下,5G终端可以实现比4G终端更低的延迟,5G终端的最快响应时间低于1毫秒,而4G终端则为30~70毫秒。因此,5G终端可以应用在自动驾驶、远程医疗等对时延要求较高的场景。

    在mMTC场景下,5G技术的低功耗、广覆盖特点配合大带宽、低时延特性,可以使5G物联网终端直接连到云端,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决策分析,将5G物联网终端变成智联网终端。

    第二,5G终端与4G终端连接的网络不同。5G网络有两种组网方式,一种是NSA(非独立组网),一种是SA(独立组网方式)。魏然表示:“5G技术还在不断演进发展,正如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在接受采访时所说,今年各大运营商建设的5G网络主要还是依托4G核心网构建的非独立组网,简称NSA;明年各大运营商将大规模建设独立组网的5G网络,简称SA。只有支持SA组网方式的终端才能使用SA网络。”当5GSA布网完成后,5G终端连接的将是与4G终端完全不同的新网络。

    5G资费贵不贵?

    128元/月起步

    5G资费是与用户息息相关的话题。目前,国内三家运营商已经公布了5G套餐,且差异化并不明显,均是按照能达到的峰值速率、套餐内包含的流量和通话时间进行阶梯定价,个人版资费套餐最低128元/月,最高可达598元/月。

    从峰值速率来看,三家运营商均将5G资费套餐价格分为三档,即5G基础服务(300Mbps峰值速率)、5G优享服务(500Mbps峰值速率)和5G极速服务(1Gbps峰值速率),而128元/月和198元/月套餐,只能享受优享服务,而298元、398元和598元套餐才可以享受“极速服务”。

    

    从流量和通话时间来看,中国移动的5G套餐分为五档,128元包含30GB流量和200分钟通话,198元包含60GB流量和500分钟通话,298元包含100GB流量和800分钟通话,398元包含150GB流量和1200分钟通话,598元包含300GB流量和3000分钟通话。

    虽然我国5G资费相比美国、韩国、德国等国家来说,已经相对低价,且目前来看,5G流量的每Gb价格比4G时代也大幅降低,但对比目前4G月套餐价格最低只要68元,5G月套餐的起步价有一定程度的升高。同时,由于5G速率比4G速率有显著提升,5G峰值速率能够达到300Mbps甚至1Gbps,因此相同数量的流量包,5G使用时间将比4G短。


注:本文来自人民邮报